本期书籍:《乡土中国》

介绍:

《乡土中国》是当代社会学家费孝通创作的一部研究中国农村的社会学著作。全书由14篇文章组成,涉及乡土社会人文环境、传统社会结构、权力分配、道德体系、法礼、血缘地缘等各方面,探讨了差序格局、男女有别、家族、血缘和地缘等话题。作者用通俗、简洁的语言对中国的基层社会的主要特征进行了概述和分析,全面展现了中国基层社会的面貌。。

《乡土中国》是学界共认的中国乡土社会传统文化和社会结构理论研究的重要代表作之一。

本次活动概况:

11月4日,读书人团队进行了本学期首次读书交流,交流书目为《乡土中国》

首先,由404班侯杨路同学介绍了《乡土中国》的创作缘由与背景。

403班朱锦灿同学重点分析了他感触颇深的《长老统治》一章,对其中的同意权力、横暴权力以及教化性的长老权力都进行了深入的剖析和解读。

教化性的权力虽则在亲子关系里表现得最明显,但并不限于亲子关系。凡是文化性的,不是政治性的强制都包含这种权力。文化和政治的区别是在这里:凡是被社会不成问题地加以接受的规范,是文化性的;当一个社会还没有共同接受一套规范,各种意见纷呈,求取临时解决办法的活动是政治。文化的基础必须是同意的,但文化对于社会的新分子是强制的,是一种教化过程。

——《长老统治》

408班朱思妤同学以《乡土中国》和鲁迅的《故乡》作为切入点,对学术性著作和文学作品在表述方式上的不同进行了比较阅读。

文学类的书籍,往往描写生动而隐晦,有感性的倾向。作者会将自己的观点融于不动声色的细节描写中。而学术类著作的描述则理性、客观、直接,力求简洁明了、一针见血,并环环相扣地搭建起逻辑的大厦。《乡土中国》的前言中写道:“它不是一个具体社会的描写,而是从具体社会里提炼出的一些概念……并不是具体的中国社会的素描,而是包含在具体的中国基层传统社会里的一种特具的体系,支配着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朱思妤同学建议同学们以思维导图的方式,厘清逻辑、抓住重点;并积极与身边的同学交流,令抽象的概念与具体的生活统一。

有人认为我的书好看,其实那些好看的地方正是功夫最不到家的地方,因为道理讲不清楚,就要耍耍花腔。花腔的确能吸引人,但那只是才华而不是学问。我哥哥就曾批评我:“才胜于学,华多于实”。

——费孝通《社会调查自白<序言>》

411班潘逸罗同学围绕“《乡土中国》之于社会学的意义”展开分享。从“社会学是什么”“为什么要学习社会学”“社会学有什么作用”等基本问题出发,比较了中、美、印等国的社会差异,阐述了社会学的实际意义。

社会学使人“从其他的而非自己的主观观点了解社会”,给人以“从社会结构观点看待自己”的自我启蒙,并为政府的政策实施提供了参考。

在中国,社会学是一门“命途多舛”的学科。社会学在19世纪末传入中国,在“五四运动”后逐渐发展。费孝通、吴文藻等中国社会学奠基人,于战乱中苦守学术研究,艰难地发展社会学;而新中国成立后,社会学却未能得到应有的地位,甚至被从教学活动中取消,直到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才恢复社会学的地位,其间中断达30年之久。

《乡土中国》开创了中国社会学的先河,为中国本土社会学研究提供了研究思路,触碰到了中国社会的本质特征,同时也阐述了东西方社会的差异,为西方研究东方社会提供了一扇窗口。

502班朱倩宜同学以“孝”这一重要社会观念为切入点,联系近年来中国社会学的研究成果,从孔子提出“仁”“孝”的本意,谈到“孝”这一概念所塑造的“差异格局”“长老统治”等社会结构,为大家提供了一种思考“乡土社会”成因的新思路。

回到父子结构本身,作为一种不对等结构(亲亲、尊尊),其本身所具有的一套礼的设定使得人际互动很难采取平等性的交互原则。平等性的交互原则首先需要将互动双方还原为独立个体,即唯有先承认两个独立个体所建立的互动,才会出现平等性的互动原则———公平和正义,也才会出现对交换者各自拥有资源的考察。但不对等关系解除了公平与正义的关注,也解除了对交换者资源的考量,而将互动的建立引向情感亏欠的问题。……在不对等结构中所发生的情感也很少指向爱与尊重,而是转化成为单边的“孝”与“敬重”,体现出其间的情感方向有别。

——翟学伟《“孝”之道的社会学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