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实践中追求“正圆”

——读书感悟,《圆圈正义》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好!我是603班的沈枫林。

让我们设想一个场景:拿出一张纸、两支笔,将一支笔的笔尖放在一点,另一支笔靠着这支笔,在纸上旋转一周,会出现什么?

我们会不假思索地答道:圆。

确实。无论这个圆是否标准,我们都会把它归入圆的范畴。虽然,如果我们是第一次这么做,我们画出来的圆可能更像是一个混杂着曲线与直线的扭曲图形。但我们并不会对这样一个丑陋的圆感到满意,我们会继续进行尝试,探索出画圆的一些方法。最终,对自己画的圆始终感到不满意的我们,很有可能会拿出圆规,在纸上画一个几乎标准的“正圆”。

这个游戏看上去除了对数学之美的执着追求之外没有什么意义,但在罗翔教授的文集《圆圈正义》中,“画圆”这一行为和“追求正义”联系了起来。简洁而又美丽的“正圆”就是每个人所追求的正义,“画圆”的过程是我们追求正义的过程,而我们“画圆“的方法则是法律。

在现实中,无论我们用任何仪器都无法画出一个真正完美的圆,但“圆”这个概念本身是客观存在的。如果把理想中完美的“圆”比作正义的应然状态,即“应该如此”,那么现实中所有的不那么完美的“圆”就可以看成正义的实然状态,即“实际如此”。

而应然正义和实然正义,正是法律永恒的主题。当我们说法律要追求公平和正义时,这种正义是应然的还是实然的呢?

在书中,罗翔教授引用了悲剧名篇《安提戈涅》,并将其隐喻解读为 “应然正义和实然正义”的冲突,即自然法和法律实证主义的冲突。克提翁颁布了“谁埋葬波吕捏克斯就处以极刑“的法令,这条法令是”实然正义“,但最终这条违背了”应然正义“的法令造成了克提翁家族的悲剧。

这一生动的实例告诉我们,无论是身居高位的人,还是如我们一般普通的高中生,心中都要有一个”正圆“,即应然正义。只有认识到”正圆“的不存在但仍然心向往之,我们才能保持一颗追求正义的心。而在追求正义的过程中,我们应时刻不忘脱离空谈,付之于实践,尽好自己的本责,做好零星的善举,发出自己的声音。当法律朝着应然的正义前行,我们有服从的义务,此为“严格地服从”;当法律脱离应然的正义时,我们也应通过正规渠道进行适度的批评。这是我们作为公民的义务。

虽然名为“圆圈正义“,但书中讨论的范畴并不局限于”正义“本身”,还涉及了其它许多概念,例如“勇敢”“生命”等,这些概念也可以被宽泛地看作是正义的前提。本书沿袭了罗翔教授一贯的风格,文风活泼明快,内容浅显易懂,是一本法学启蒙书籍,适合对法学较感兴趣并希望有初步了解同学阅读。法律维护社会秩序,是我们律己的底线。愿同学们在读书的过程中进一步理解法律、严于律己。

最后,把罗翔教授一文的结尾句赠给大家:不悲伤,不抱怨,不咒骂,向着标杆直跑。

谢谢大家!

603班沈枫林